慕月痕

圈地自萌。

【七】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网游背景(参考剑三),脑洞,有毒。


【三十一】


【小黑屋】迷妹の修罗场(94188188)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小妖精们,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含光君在线时间好长!以前明明是做完日常就下线的,最近晚上一直都在线!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兔兔你才发现么?八卦触角太不灵敏了。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啥啥啥,有料?!来八卦.JPG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你问三千姐喏→ →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三千三千,出来!@三千(含光君后援会VIP)


三千(含光君后援会VIP):根据后援会迷妹的消息总结如下:1、含光君最近差不多6点上线,挂机到8点多才会换地图,十二点才下线;2、含光君在帮会的他个人单独分区里,加了新进来的那个小莫莫,史无前例哦;3、主会的第五个仓库以前只有帮主和含光君有权限,前几天含光君给小莫莫也开了权限。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这个、这个莫玄羽是含光君拉进帮的我知道,but他们关系有这么好吗?这不符合含光君的画风啊???黑人问号.JPG


三千(含光君后援会VIP):还有最奇怪的一条,小莫莫他被含光君封了帮会频道的发言权限。黑人问号.JPG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这可怕的占有欲!我赌十个禁言圈,绝对有JQ!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念念注意你的站队!你不是坚定的兄弟党么!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我们是逆的站位好么!EXCUSE ME.JPG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你们买兄弟组的赔定了好么?都没看今天的贴吧么?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贴吧咋啦?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昨天魔界那边有帮会发了主会帮战,之后被金麟台4个会连开了一晚上帮战,在复活点起都起不来,今天就去贴吧8我们,讲我们不敢还手还点名金麟台多管闲事,然后金宗主就开着大号去回了个贴。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金光瑶】我不护着我情缘难道我护着你吗? .JPG



【三十二】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这算是公开表白了啊啊啊啊————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我的读弟机CP,我的知心哥哥俏弟弟组啊啊啊啊啊啊————————


三千(含光君后援会VIP):你们484傻?金宗主天天在统战一口一个我家二哥,谁打云深就是和金麟台为敌,一脸二哥是我的谁都别想抢,帮主说过什么吗,都是默认的好嘛?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不过帮主倒是说过一句,最近含光君心情很好的样子,你们有时间吵CP,不如去看看那个莫玄羽到底是什么来头。


三千(含光君后援会VIP):哎,其实我们含光君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个道侣啊绯闻CP啊什么的,虽然迷妹们很开心啦,但是想想也满心酸的,一个人上线日常偶尔和帮主他们JJC也不说什么话然后一个人下线,要是我肯定不能坚持这么多年。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含光君以前也是有个相爱相杀CP的。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噫!什么CP?陈情情!老司机,带带我!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陈情情!老司机,带带我!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很多年了,估计也就我那个年代的老人知道,当年我和裂冰都站过。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是谁是谁?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含光君和夷陵老祖——魏婴。


萌兔(曦忘兄弟爱好者):夷陵老祖!!!就是那个被全服追杀单帮挑阵营后来删号的魏婴?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唉,魏婴啊,这CP也算是时代的眼泪。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是啊,不娶何撩嘛……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念念(下克上兄弟组):魏婴、夷陵老祖我是知道的,不过这个莫玄羽,好像也是夷陵啊!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噫?!



【三十三】


过去年三年多里,魏无羡其实设想过很多次自己重回游戏会是什么情景。或是被人认出追杀三条街四张地图,又或是故人都A完了看着陌生的世界茫然无措,甚至可能是,仅仅登陆游戏,就看不懂界面直接下了。


但是绝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个曾经因为自己寄了一堆春宫图给他而御剑追杀自己三条街四张地图的人带着愉快地打JJC刷装备做日常。


但是,魏无羡又不得不承认,这日子,实在是,过得太TM愉悦了!


魏无羡:含光君,我没钱换装备了!


蓝忘机:我给你寄了1万金。


魏无羡:啊啊啊啊,含光君,精炼没石头了!


蓝忘机:仓库权限给你开了,自己拿。


魏无羡:含光君,我没修为换奇穴了。


蓝忘机:等我过来给你传功。


看着神行过来正在给自己传功的蓝忘机,魏无羡第N次觉得这个人肯定是被盗号了。


犹记得当年他们两个是出了名的见面就打,并不是他动手的,每次都是含光君动手的!


其实他当初也没有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对吧,他只是有事没事就喜欢撩撩蓝忘机而已,谁让他是个霜雪罩面的冷美人嘛,这不能怪他管不住自己的手对吧?


所以,当蓝忘机那天要带他打22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三十四】


那几场22,魏无羡打得云里雾里的,也不知是他自己一直在胡思乱想,还是蓝忘机实在太犀利,每次都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结束了战斗。


魏无羡彼时还在心底默默地泪流满面:我这样是不是就直接默认了啊?我是不是应该假装认错人啊?


但是,蓝忘机实在是太淡定,太确认,太斩钉截铁了。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和余地啊!!!


蓝忘机:刚刚那局,你走神了。


魏无羡:咳,我……那什么,含光君,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光听声音?


蓝忘机:嗯。


如果换做旁观别人,此刻魏无羡一定会大吼一声:天哪这就是真爱啊!


然而作为当局者的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蓝忘机是不是还在记恨我当年撩他的事情?!他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白板小号下不了手,要把我养大了再打我?!


正当他脑补得轰轰烈烈的时候,倒是蓝忘机先开口:今天不早了,明天再带你做日常吧。


蓝忘机这句话其实说的很小心,只是话里的七分的试探,三分的不安,大抵除了蓝曦臣并没有谁能分辨得出,加之魏无羡这会儿心思不在此处,更是感受不到了。


魏无羡:含光君啊……


蓝忘机:嗯?


【三十五】


如果给魏无羡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会把自己手贱去撩的那只爪子砍掉。


但是那个时候,魏无羡只是想在表情列表里随便找一个调戏人的表情丢给蓝忘机,所以当他好奇地点向那个新出的拥抱表情时,只是单纯的以为头顶冒出一行白字【莫玄羽对蓝忘机说:要和我抱抱吗?】就完事了。


然而,两秒钟后,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一蹦一蹦地扑向了蓝忘机,两个游戏角色仿佛失散多年的道侣一般紧紧抱在了一起。


魏无羡:嗷?ヾ(≧O≦)〃嗷~ !!!!


魏无羡:不是,含光君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这个表情他有动作的啊!!!是角色自己动的!!!


魏无羡:啊啊啊!这个动作要怎么停掉啊???点哪里能停啊?!!!


然后,他听到YY里传出一声极轻极轻的,闷闷的,笑声。


魏无羡:蓝忘机你笑了?!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你笑了!我听到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我听得一清二楚!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容易害臊……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好好好,我不说了……含光君,你知道这个拥抱、他怎么分开么?


蓝忘机:不知道。


最后,那天他们就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在主城竞技场前挂了半小时的机,直到魏无羡百度到了取消动作的办法后,才分开。


看着蓝忘机说了声明天见后下线消失在他面前,魏无羡后知后觉地发现,蓝忘机现在对他的撩,非但安然受之,甚至,仿佛、还会反击了?!


魏无羡:不行,我夷陵老祖撩人无数,怎么能输给蓝忘机,明天一定要撩回来!


(蓝忘机:计划通。)



TBC

======================

顺手丢一个《白雪观异闻录》(啥?)的脑洞梗

宋子琛、宋道长,曾经是个团本指挥,人美声甜(?),指挥犀利,白雪观PVE帮的第一看板。

但其实老帮众都知道这个人和晓星尘都是深夜档资深电台。

深夜DJ宋子琛道长,成名曲是《counting stars》(???)

至于晓星尘道长,则是个资深深夜情感专线= =

评论(41)
热度(960)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