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二十七】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网游背景(参考剑三),脑洞,有毒。


【一三一】


一行人退了出来,站在竞技场门口,谁也没动,四周喧嚣来往仿佛与他们都无关,连同歪歪里也安静至极。


到最后是江澄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还打不打?却没料想蓝忘机和魏无羡突然同时开口。


蓝忘机:先不打。


魏无羡:打,为什么不打?


两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一个冷淡,一个燥怒,竟然撞得所有人头皮一紧,江澄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会把气氛更加尴尬,直接就闭麦不说话了。


魏无羡:干嘛不打,含光君,快点排!


蓝忘机:魏婴,冷静点。


魏无羡:要我冷静,哈,我哪里不冷静?我从头到脚,哪都冷静得很。


蓝忘机:你……


魏无羡:我又怎么了?含光君,你是不是又要说我无理取闹?是不是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无理取闹?


蓝忘机:……


眼见两人越讲越僵,蓝曦臣只得出来打圆场:公子寒月已经下了,先不用排……


魏无羡:我说排就排!蓝忘机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金光瑶:二哥不是说了么,对面已经下了。


魏无羡:……刚刚是……泽芜君?


蓝忘机和蓝曦臣的声音相似,但一直以来魏无羡都分得很清楚,他甚至能分明地说出来,蓝忘机的声音更低沉些,而蓝曦臣说话时比蓝忘机温和,尾音也拖得更长些,不如那人利落干脆。


他一向喜欢蓝忘机的声音。


可刚刚,他却听错了。


蓝忘机让他冷静,他以为自己很冷静,此刻,却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心头的烦躁感不停地叫嚣着,张牙舞爪。



【一三二】


气氛快要凝固的时候,频道里,突然插进来一个女声,她问:你们都在么?


即将被心底的躁狂吞噬的魏无羡仿佛抓住了一根稻草,他换到YY窗口,看到一个陌生的ID,刚刚那声音,他认得,却又开始不确定。


魏无羡:绵绵?


罗青羊:学长,是我,刚刚录到一些东西,我想应该有用。


魏无羡:什么?


罗青羊:我放给你们听。


短暂的安静后,歪歪里传来节奏狂乱的BGM,交织着一个女人尖着嗓子的叫骂声:你们退什么退?有没有种,还算男人吗?


而后,BGM戛然而止,一个男人吼了一句:要打你他妈自己去打,还嫌不够丢脸么?


那个女人尖叫起来:CTM,你说我不要脸,你他妈有脸么,有种就打死他们啊,被他们打成狗……


听到这里,魏无羡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公子寒月,而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应该就是仙子皎月了。


这时,罗青羊说了句:我先走开一下。


仙子皎月:罗青羊,你这个贱人,你有好好奶么?怎么那个魏婴就是不打你啊?是不是你又去勾搭人家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除了三人你还会什么?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么?


公子寒月:你够了,她不是说了走开一下么?


仙子皎月:够什么够?!你一直护着她几个意思!


公子寒月:呵,我当然护着青羊,她可不会像个泼妇一样骂街。


仙子皎月:温晁,你说谁是泼妇!


公子寒月:谁叫谁就是。


仙子皎月:啊啊啊啊————


仙子皎月:温晁你这个人渣,你以为披个马甲就人模狗样了么?别忘了你这个号是谁的。你现在在祭刀堂有的一切,都是老大当初买号混进祭刀堂一步步弄到手的,你算什么?你他妈就是个坐享其成的跳梁小丑,废物!


公子寒月:闭嘴!他温若寒算老几,这号是他的,可他玩么,祭刀堂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在搞,他管过么!什么寒月对温阳,他还当自己是温太阳啊,修真界的太阳?丧家之犬一样套着马甲到处混,还给魔界当狗,根本不敢和金鳞台云深正面刚!


有个男人出声打断了他们,他说:你们别吵了,被外人听到要出事的。


公子寒月:还能出什么事?罗青羊不是说走开了么?青羊,青羊你在么?你看,人不在,急什么。


录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一三三】


罗青羊:就是这些了。


金光瑶:呵呵,真是一出好戏啊。


蓝曦臣:公子寒月是温晁,不,更早之前那个在祭刀堂买号,而后平步青云的人——是温若寒,不夜天的温若寒。


金光瑶:我之前查到,当初他是从聂怀桑手里买的号,怀桑前段日子好像出国了联系不上,我会再去联系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查。


江澄:这个聂二现在是专职号贩子了吗?莫玄羽这个夷陵号还是他卖我的,还说什么大酬宾打折给我。


魏无羡:哈?你怎么没和我说过。


江澄:这种事又不重要,反正你有个号能回来玩就是了,管他是谁卖的。


蓝曦臣: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来头,查起来就有方向了,这份录音能不能发我一份?


罗青羊:当然。我们帮主我也可以帮忙去联系下,帮里有人和他三次元是朋友的,另外公子寒月,不,温晁在我们帮的所作所为我也可以提供详细的信息。


蓝曦臣:那便多谢了。阿瑶,那我们再回去讨论一下如何解决这事吧?


金光瑶:……


蓝曦臣:阿瑶?


金光瑶:……啊,我在想温晁在祭刀堂的所为还需要调查一下。


蓝曦臣:阿瑶,刚刚罗青羊那边已经说可以提供了,你……我们先去统战那边讨论吧。


金光瑶:好,听二哥的。


看着二人跳出了歪歪,魏无羡出声叫住了正准备一起过去的罗青羊。


魏无羡:绵绵学妹,真的谢谢你。


罗青羊:学长,你上次已经谢过我了。


魏无羡:是么?哈哈,我忘了,哎,下次过去你那边请你吃饭吧?


江澄:魏无羡,你勾搭妹子还能更不要脸点么?


魏无羡:呸!江澄你注意点言辞,谁勾搭了!


江澄:科科。


罗青羊:不用了学长,我先过去统战了。


魏无羡:哦哦,好,拜拜。


【一三四】


江澄:看吧,人家绵绵学妹根本不理你。


魏无羡:要不是你胡言乱语,她会这么急着走?


江澄:哈,你这意思还是怪我了?你要真对人家有意思,早干嘛去了?该撩的不撩,不该撩的瞎撩。


魏无羡:什么叫该撩的不撩,不该撩的瞎撩?江澄你说清楚!


江澄: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能撩得别人放下大帮会高管不干陪你打内战,还带你小号上段攒装备,主城为你开仇杀,哦,还有给你火烧昆仑。你别告诉我,你只是随便撩着玩而已?


魏无羡怎么也没想到江澄会在这时候突然提起他和蓝忘机的事情,心中隐藏之事被揭开,方才压下的躁动又窜了起来,脱口道:江澄,你不要胡言乱语,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倒是你,你和柳清歌又是怎么一回事!


江澄: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魏无羡:莲花坞公认的帮主夫人是谁,嗯?每天上线陪你插旗劫镖打架的是谁,嗯?和你绑定22冲分打雕像排名还给你切奶的是谁,嗯?


江澄:魏无羡!你他妈,你还有脸和我提22雕像?!


魏无羡:我怎么不能提,我……


江澄:你记不记得,谁和我说过,我当莲花坞的宗主他就辅佐我,让莲花坞成为修仙界第一大帮?


江澄:你记不记得,谁跟我说过,22和我一起绑定上段,要一直打到雕像,要把我们的雕像放在主城,告诉所有人不是只有双蓝邪教才能一统22,双云梦也可以?!


江澄:你还记不记得,谁他妈跟我说过,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江澄:然后呢!你他妈跑去打内战了,护着那群温狗余孽,叛出莲花坞,你是一身潇洒啊,夷陵老祖啊,乱葬岗毒瘤啊,你多厉害啊!你想过我么,出了毒瘤的莲花坞被别人背后怎么戳脊梁骨你知道么?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做到哪怕一件了吗?


魏无羡:我……


江澄:柳清歌怎么了?是啊,他陪我打22,他答应我陪我上段位,和我冲雕像,莲花坞我顾不过来,他就帮我带战场带野外,我被人仇杀他第一个赶过来,柳清歌他怎么了?我喜欢他怎么了?不行么?


魏无羡:江澄,你……


江澄:是啊,我喜欢他就是不行啊……我不能、不可以,我娘不会同意,我根本没办法、不行、就是不行……所以只能在游戏里而已,这你都不让么,啊?


柳清歌:我知道的。


江澄:什么?擦,我都说了什么?!


柳清歌:江澄,不准退频道。


江澄:……


柳清歌:江澄,江晚吟,你听好了,我也喜欢你,从来不只是游戏里。


江澄:……说完了?


柳清歌:嗯。



魏无羡:柳聚聚你还不去追?江澄他逃了!


柳清歌:啧。


【一三五】


频道里又走剩下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这样的画面实在太熟悉,似乎每一次到最后还在他身边的都只有蓝忘机。


魏无羡:含光君,刚刚江澄说的,你别当真。


蓝忘机:哪句别当真?


魏无羡:都别当真,他胡言乱语的!


蓝忘机:你今天很失常。


魏无羡:啊?我没有啊……你要说JJC的时候,那我是实在气不过,特别是那个仙子皎月,嘴巴太脏了,我只是帮绵绵出口恶气。


蓝忘机:怎么打都行,但是这么一遍遍让他们死了又拉,拉了又死,太过了。


魏无羡:过,怎么过了?你是想说我侮辱人是吧?含光君,你不是没见过他们怎么说绵绵的,我不过是以牙还牙,怎么到我这里就是过了?


蓝忘机:你这么做……是为了罗青羊?


魏无羡:是,我是为了她。含光君,你知道被人说三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什么感受吗?你知道那有多绝望多痛苦吗?千夫所指,百口莫辩,痛不欲生,那种心情,你懂吗?


蓝忘机:……


魏无羡:对,你不懂,因为你没有经历过,云深不知处那么光风霁月,如何见过这世间的肮脏不堪,但是我懂,我亲眼见过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被这么折磨,被所有人唾骂,绝望到怀疑人生,最后她离开了这个游戏,才找回平静。我不会让绵绵也这样的!


蓝忘机:如果这么帮她,可能会让你重蹈覆辙,你也愿意?


魏无羡:呵,蓝湛你当我是什么人?独善其身我可做不到!更何况,当初我被全服追杀,贴吧全都是8我的帖子,有谁来拉过我一把?可是绵绵她却站出来为我说话,为此还被踢出帮被仇杀,而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做了这些。


蓝忘机:魏婴,那时候你……


魏无羡:含光君,你当时也来围剿我了吧?在不夜天,在乱葬岗,你和他们都站在我的对立面,那现在你又有什么立场来说我,我不过是帮一个曾经帮我过的人而已,我做错了吗!


蓝忘机:……


魏无羡:毒瘤老祖,哈哈,你们以为我想当毒瘤吗?我何尝不想陪江澄打雕像,想和他把莲花坞带成修仙界第一大帮,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对温宁和温情见死不救啊!


魏无羡:我记得你也对我说过,让我回头是岸。可是含光君,在我看来我就在岸上,我的亲友,我要保护的人,他们就是我的岸,我还能回哪里去?我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啊!


魏无羡:算了算了,你要是看不惯我,大可不必管我,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清楚,不敢再劳烦含光君了。


蓝忘机却再也没有接话,魏无羡好几次看到他的麦闪了闪,却又没有下文,他心里烦躁至极,终于一脚踹在桌上,电脑屏幕瞬间黑了下去。


卧槽,他在心底骂了一句,却没有再去开机,这一刻让他想起了那年围剿乱葬岗的时候,修真界的帮会团兵临城下,而他的电脑终于在那一夜彻底崩了。


他靠在椅子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久久地,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魏无羡,你是傻逼吗?


TBC


=========================

终于写到这章了,中间又突发了一些插曲,总之,写得我真特么刺激(滚

写的时候一直在循环《越难越爱》。

这个傻白甜故事很快就会傻白甜回来的,不用担心。

评论(38)
热度(659)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