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二十八】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网游背景(参考剑三),脑洞,有毒。


【一三六】


那天之后,蓝忘机都没有再上线。


魏无羡躲过了N拨仇杀,又闪避了N+1次围殴,最后他百无聊赖地蹲在主城门口看江澄和柳清歌插旗,头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煎熬。


江澄:你怎么回事?以前和蓝忘机的小尾巴一样天天和人黏在一起,这几天倒是不缠着人家了?


魏无羡:你特么才小尾巴,你全家都是小尾巴!


江澄:哈?说得你不是我家人一样?


魏无羡:别介,现在你可是柳聚聚家的人了。


江澄:滚!


柳清歌:不是吗?


江澄:你赢了我再说!


柳清歌:来。


魏无羡:哎呦妈呀,我的狗眼被闪瞎了,麻烦关爱下单身狗好么?这份狗粮够我吃一年了。


魏无羡点了点鼠标,角色的视角转到了天空,看着那片湛蓝上坠下伶仃的叶片,他喃喃地说道:快起风了。


江澄:你说什么?


魏无羡:我说……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世界频道热闹起来——


【快去看贴吧!大新闻啊!】


【不得了,不得了!刚回归个毒瘤,这回又来一个大毒瘤啊!!】


【我为修真流过血,我为修真出过力,让我见温皇!!!】


——比风声来得更快的,是贴吧新一轮的818.



【一三七】


当魏无羡点开贴吧首页的时候,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穿越了,整个首页入眼都是【不夜天】【温若寒】【温狗】【毒瘤】这些曾经在多年前风靡一时的关键词。


各种挖坟旧帖,科普贴目不暇接,而其中刚发不过10分钟的红字贴,正在不断被人工置顶,回复和点击都高得令人颤抖。


【末路夕阳——818那个妄图夺舍重生的日不落帝国!】


不夜天巅峰时期,比如今的云深和金鳞台更声势浩大,独揽统战大权,攻防单帮包场,打压无数修真界隐有萌芽之势的小帮会,更是曾经一度将如今修真界翘楚的云深不知处几乎打散。


当年的修真界统战频道就是不夜天城的帮会YY,而如果不夜天想包庇一个人渣,根本不会有人反对,因为,反对的人都已经被杀退服了。


在那个时代,不夜天帮主温若寒,被称作温皇、温太阳,他在修真界说一不二,风头无人可及。


魏无羡:这楼主文笔不错,就是写得和小说似的……


江澄:之后修真界其他帮会终于忍受不了不夜天的一手遮天,群起而攻之……这里可以略过了。


魏无羡:喂,这里有老子的英勇事迹好吗!


江澄:呵呵,所以可以略过不提。


魏无羡:接下来这段,就厉害了啊!


在不夜天散帮一年之后,温若寒通过账号交易买了一个祭刀堂的小号,借由这个小号在祭刀堂一步步从帮会战场指混成帮会野外指挥,最后直接在聂怀桑半A期间成为了祭刀堂的代理会长,大量收留早年不夜天余孽,此举意图通过寄生祭刀堂养精蓄锐,进而东山再起,引发修真界内乱,从内部瓦解修真界实力。


而后楼主为了证明这一段话的可行度,罗列了账号交易信息,帮会YY截图,黄马截图,甚至是一些极为私密的YY录音。


魏无羡:随后,他将号给了曾经不夜天的高管温晁,自己则投靠了魔界,成为了魔界大帮的黄马,曾经历时半年的魔界大军远征修真界内战正是此人一手促成——哎呦,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江澄: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多温晁在祭刀堂调戏勾搭妹子的截图,还有这个——几个月前,曾经在射日之征中对不夜天造成重创的修真界野外指挥魏婴AFK回来后一直是PVJJC玩家,突然被扒马甲并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甚至导致以祭刀堂为首的帮会对云深不知处发起内战,皆是温若寒在幕后指使。


魏无羡:厉害了我的温太阳!不过讲道理,现在打内战都不打架,直接贴吧舆论攻势吗?


江澄:可不是,这年头都是贴吧带节奏,游戏没人头,还叫什么兵不血刃,没意思。



【一三八】


而此刻的祭刀堂歪歪,比起贴吧的热闹却要来得安静不少。


帮会会议频道里,曾经三尊中的两位——云深不知处的泽芜君和金麟台的敛芳尊都已到场,剩下的几个也都是修真界大帮德高望重的指挥或会长,人虽不多,却可以说整个修真界的脊梁都在此处了。


祭刀堂真正的会长聂怀桑刚经历过一众指挥的口诛笔伐,被问得急了、逼得狠了,他几乎是要哭出来一样,连连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是谁冷冷说了句:真是个一问三不知,若是赤锋尊还在,怎么会惹出这样的乱子?其余人随声附和,连连称是。


蓝曦臣只得出来打圆场:这温若寒心机极重,不是怀桑能应付的。


金光瑶:各位也不要太过苛责怀桑了,毕竟这罪魁祸首此刻也在这里。公子寒月,不,应该叫你温晁才是吧,不夜天的副帮主,嗯?


温晁:金光瑶你这个叛徒,现在也有脸在这里作威作福,不想想你当年和条狗一样在我们不夜天做牛做马的,连个P都不敢出!


金光瑶:呵,当年我在不夜天当007,所以如今也换你们这些不夜天老人来祭刀堂当007了吗?


温晁:是又怎么样?这种废物帮会,要不是有我们不夜天的人加入进来撑着,早就散帮了。


金光瑶:哦,在座各位可都听到了,这温副帮主,都已经承认了呢,不夜天鸠占鹊巢、侵占祭刀堂物资,意图引发内战!


温晁:金光瑶,你这丧家之犬,你也配给我定罪?!


温晁:你别忘了,当年你投靠不夜天,老大是怎么对你的,你们这些人以为他就是个007,你们不想想,那时候是不夜天快输了,他才站出来给了我们最后一击,这万一是你们这些帮会弱势了,他是不是就反戈一击,把你们全都给卖了?!


蓝曦臣:温晁,你莫要再这里妖言惑众,妄图搅乱人心!


温晁:哈哈哈,蓝宗主,泽芜君,你和金光瑶这贱人贴吧攻防都卖腐卖得这么情真意切的,是不是私下真有什么PY交易啊哈哈哈……


蓝曦臣:温晁,注意你的言辞。


金光瑶:这些话是温若寒教你的吧,他既然都听到了,总该出来说两句吧。


温晁:哈哈哈哈,你们也配让……


温晁的声音突然断在那里,连同歪歪频道里的号也消失不见了。



【一三九】


聂怀桑:怎么、怎么回事啊?他是掉了吗?


金光瑶:YY确实掉了,不过……我们在等等。


频道里的其他人却不在意这些,有人义愤填膺:贴吧那些全是实锤,他刚刚不也承认了?我看他不过是心虚跑了。


蓝曦臣:各位稍安勿躁,关于不夜天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商量一个处理结果,尤其是祭刀堂此番被……


蓝曦臣刚说到一半,便有人卡麦道:你们看,温晁上来了。


金光瑶:温晁,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温晁的麦亮了亮,带出一丝不和谐的电流音,而后在一片静默中,传来了一声轻而慵懒的“呵”。


只那一声轻笑,便让金光瑶的脸色大变,他紧紧握了握拳,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内心倏忽间掀起的惊涛骇浪,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那个名字:温若寒!


而那个声音却轻描淡写地又笑了起来:呵呵,小瑶儿,怎么不叫师父父了?


金光瑶:……


温若寒:各位真是好久不见啊,没想到我温若寒A了这么久,还能被这么隆重的欢迎,真是受宠若惊啊。


金光瑶:果然是你!


温若寒:小瑶儿啊,贴吧那帖子是你写的吧,真是夹叙夹议,有图有料,还忆苦思甜,追古谈今,果然是我最得意的徒弟。


金光瑶:真不好意思,我们早就死师徒,各不相干了。不过话说回来,魏婴那篇818是你的手笔吧,把一个早就远离阵营的人拖进来鞭尸,果然是你的风格。


温若寒:哦,魏婴啊,我不过是问他要点利息而已,他当年打我不夜天打得这么开心,我也总要拿他找点乐子不是?倒是你啊,真是青出于蓝呢……


金光瑶:客气了。


温若寒:呵呵,只是不知道这个蓝,是哪个蓝,是不是蓝家那个蓝呢?哦,说不定,是蓝曦臣那个蓝?


【一四零】


金光瑶:你讲便讲,不要把无关之人牵扯进来!


温若寒:哈,小瑶儿,你这么说泽芜君是你我之间的无关之人,怕是泽芜君要伤心啊?


蓝曦臣:温帮主,事到如今,我还是叫你一声温帮主,只是如今再做口舌之争也没有意义,既然你之前一直在听我们说话,那也该知道,我们……


温若寒:啊,没错,都是我,贴吧种种,你们所说种种,没错,都是我做的。


蓝曦臣:……


温若寒:唉,泽芜君,你这就无言以对了?你这般无趣,真不知道我的小瑶儿是看上了你哪一点。


金光瑶:既然你已经认罪,那公子寒月这号,以及所有相关之人,从即日起,永远都将是统战的黑名单……


温若寒:呵,我不夜天不早就是你们所谓统战的万年黑名单了吗,还需要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有这祭刀堂,我也不要了,一个空壳子帮会,对我来说毫无用处。


聂怀桑:不好了,咱们祭刀堂突然大面积退帮,已经退了快大半个会了!


金光瑶:怀桑,退帮的都是寄生在祭刀堂的不夜天老人,退了才是好事,最多不过从头再来,总比受人利用强。


蓝曦臣:温若寒,你如此兴师动众,底牌全亮,到底想要做什么?


温若寒:我呢,不过是要拿回我的东西罢了。


金光瑶:温若寒,这里早就没有什么你的东西了!


温若寒:哦,是吗?小瑶儿呐,可别忘了,你的金麟台可是在不夜天的白骨上建成的,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嚣张长笑的戛然而止,温若寒从频道退了出去,留下一众人心有余悸。


聂怀桑:曦臣哥,我主会的活跃号几乎退得只剩下奶妈了,这、这……


蓝曦臣:怀桑你别着急,马上开新赛季了,到时候重新来过,我们都会帮你的。

 

金光瑶:新赛季?新赛季……对了,下周就是新赛季了……


蓝曦臣:阿瑶,怎么了?


金光瑶:二哥,你还记得不记得,当年不夜天的帮会所在地就是如今金麟台的据点,如果我没猜错,温若寒刚刚那句的话意思,怕是要在赛季第一天,抢金麟台的据点!


评论(15)
热度(607)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