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三十一】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网游背景(参考剑三),脑洞,有毒。


【一五一】


魏无羡:现在什么情况?


蓝思追:今天一开场魔界主力就全都去了金麟台,云深这边在线也就三个团,两个团的战力都去帮忙了,一直僵持不下,听说刚刚魔界又过去了一批,现在只能勉强守住。


魏无羡:那云深自己的据点呢?你们还有一个团,打不下大旗吗?


蓝思追:本来想着可以打的,也就磨个半小时,没想到打到一半突然被不夜天开了帮战,之后来了将近两个团的红名,现在被守复活点,怕是对面要打大旗!


魏无羡:不能撤些人回来吗?泽芜君非要保金麟台,连自己据点都不要啊?


蓝思追:泽芜君刚刚过来说了,金麟台的据点是修真界的跑商点,如果被魔界抢了,恐怕这个赛季全阵营的跑商日常都会受影响,相比之下,云深的据点虽然是修真界的内线据点,实际意义上却不如金麟台有用……


魏无羡:真不愧是泽芜君,这个时候还满脑子的阵营大义……啧,你们就一个团,这人数不行啊,要是能借点人就……等等,好像有办法!


蓝思追:什么办法???


魏无羡:思追,我能借到人帮你们打大旗,但是你们必须要能在复活点缠住对面,能做到吗?


蓝思追:有点难,我们剩下的战力都不是很强……


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由得想起了曾经乱葬岗孤立无援的年代里,他们也是这样被守复活点,乱葬岗除了他和温宁温情两姐弟,几乎全是PVX的养老休闲党,整个团全靠着他们三个主力带节奏。


——要是温宁和温情在这里,应该可以一战吧。


魏无羡:思追啊……


蓝思追:什么?


话语比想法来得更快,心之所至,魏无羡几乎毫无意识地脱口而出:你能帮我借一个上赛季毕业尸狂号和一个装备可以的岐山奶号吗?


蓝思追:啊,尸狂号没问题,我小叔叔就有一个,我去借过来,岐山奶……可能有点难,云深几乎没有岐山奶。


魏无羡:也行。


【一五二】


与蓝思追约好之后,魏无羡又跳回了白雪观的歪歪。


魏无羡:小师叔,江湖救急!!!


阿箐:魏婴儿子,你不是去打阵营战了嘛,咋又回来了?


魏无羡: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大姐头,你能不能组一个团,和我去云深打据点大旗?


晓星尘:怎么回事,云深不可能连大旗都打不下吧?


魏无羡:单打大旗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不夜天勾结魔界,里应外合,要抢金麟台和云深的据点,魔界主打金鳞台,不夜天偷云深大旗,那边人手不够,现在内忧外患的。


晓星尘:不夜天又回来闹事了?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子琛,我们……


宋子琛:阿箐,把我们帮五甲团所有能上线的DPS都叫上,我们去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哇唬,宋道长,半小时能打下来吗?


阿箐:呵呵,半小时?年轻人,看来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啊!


眼看着阿箐那边组人组得热闹,魏无羡摘下耳麦,摸出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出了温宁的号码,将那个曾经熟悉非常的号码在心底默念了一遍,他犹豫了。


——魏哥,我被盗号了,号上什么都没了,对不起……


——魏婴,我要A了,这个游戏,太恶心了。人心怎么可以,恶心到这个地步……


关于不夜天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还有曾经将他们逼到绝境的修真界,这些东西,他可以不在意,但是温宁和温情呢?


手机却在那一刻忽然响了,魏无羡几乎是无意识地接了起来,“喂”了过去。


电话那头,是曾经朝夕相伴,熟悉非常的声音,那个人叫他——魏哥。


【一五三】


魏无羡:温宁?


温宁:魏哥,是我,阿苑说你要借我的尸狂号,带我一个吗?


魏无羡:阿苑?谁是阿苑?


温宁:我侄子,额,他游戏里叫蓝思追……


魏无羡:卧槽啊!!!温宁你出息了啊!!!你居然在我身边安排了这么大个007!!!你还背着我养了个毕业号啊???


温宁:魏哥,不是的,我,那个,我……我想着万一哪天你回来玩,我还能帮一把就、就又买了个号,平时都丢给代练,很少上……


魏无羡:得得得,那你来不来,帮云深和金鳞台打不夜天?


他不想勉强温宁,所以这话将立场讲得十分明白,却没成想,从电话那头背景音里清楚地传来了一个女声:阿宁你和魏婴那小子说好没有?阿苑把门关好,下午不开店了,我笔记本上游戏帮我下好了没?


魏无羡:……温情?


温宁:姐、姐等等,充电线!充电线还没拔!!


温情:魏婴,让你小子遇到麻烦来找我们的,怎么说忘就忘呢?


魏无羡突然梗在那里,已经太久没有听到温情这样的声音了,仿佛最灿烂的向阳花一样,让人心头一热,他用力眨了眨眼,深深吸了口气,笑道:哎呀,温情姐不是金盆洗手,回家煲汤了嘛?


温情:怎么,看不起已婚少妇吗?


魏无羡:不敢不敢!小弟给大佬递火!


温情:哼!你这连号都借不到还给我递火?心领了,我已经问老姐妹借到号了,马上就上。


魏无羡:温情,你……


温情:我帮的人,是魏婴,这就是我的立场。


魏无羡:好……谢谢。


【一五四】


万事俱备的魏无羡终于重新回到了修真界的统战歪歪,他扫了一眼频道,便瞧见金麟台里人头攒动,而云深不知处这边明显的门庭冷落许多。


当他进了云深频道,更是只听见蓝思追和蓝景仪两个忙得聊头烂额,声音都在发颤。


魏无羡:思追,现在怎么样了,我这边人都齐了,马上进图。


蓝思追:不夜天一个团在复活点和我们打,还有一个团在偷大旗!


魏无羡:大旗还有多少血?


蓝景仪:下70%了,不对,快60%了!


魏无羡:知道了,报一下你们的位置,我马上就到。


蓝思追:据点后门复活点。


魏无羡:收到。


此时,魏无羡的中立小号已经站在云深据点的屋顶上,他一面看着不夜天的人一点一点将大旗血量磨下去,一面却数着自己团中人数的增长。


魏无羡:大姐头,还要多久才组满啊,我这边大旗要扛不住啦!


阿箐:不要急,一会儿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组团两小时,打旗五分钟。


魏无羡:好好好,PVE我就服白云观!


而另一面,他的大号组进了蓝思追他们的团里,很快,团里又来了一个叫【温温温温开水】的尸狂号,和一个岐山奶妈。


魏无羡:吼,温宁,你居然不叫【鬼将军】这种狂霸酷拽叼的ID了啊?


温宁:魏哥,那个ID是你取的……


魏无羡:扯!我怎么可能起那么中二得名字!


温情:别废话了,一点钟点,对面要进来了,快轻功出去一波,返身再打!


魏无羡:云深的听好我指挥,9点钟点出去,很好,对,就现在!!返身打一波,禁言圈落,减伤爆发交,奶妈一起进人群,漂亮,打灭!


【一五五】


被压着打了许久的云深团,第一次站住了复活点,所有人几乎都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当他们听到频道里魏无羡气势十足的指挥声时,又觉得,这有什么不可思议呢,这个人,可是曾经带着修真界剿灭不夜天的人啊。


魏无羡:点车夫,都上车到地图中央的山字点。不夜天据点的人在过来,思追,你们帮会还能组到人吗?


蓝思追:在组,还有祭刀堂那边说可以出半个团帮忙。


魏无羡:好好,都让他们上歪歪听指挥。


——凭什么我们修真界的阵营战,要让你这么个毒瘤来指挥?!


然而此时此刻的频道里却有人这么咆哮起来,魏无羡的声音瞬间就被压了下去,等他反应过来,连号都已经被飞出频道。而这个黄马似乎还觉得不够,正准备连他IP一起封了时候,蓝曦臣也进了频道。


蓝曦臣:怎么回事?不是魏婴在指挥吗?


黄马:魏婴这算什么?赎罪吗?!惺惺作态地做点好事,以为自己救了修真界,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


金光瑶:姚帮主,魏婴只是在帮自己帮会指挥,这没什么可说的吧?


黄马:哼,毒瘤就是毒瘤,有了大帮会做背景你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可是不会忘记他当年怎么背叛修真界,怎么在不夜天大开杀戒,他祸害了我们多少兄弟,是说忘就忘的?


这时,连原本在金麟台小频道指挥的蓝忘机也跳了进来,他开了麦,声音低沉却有些哑,他说:我给魏婴作保,如果出事,我来担责任,我信他。


他说完这句,便又跳回了原来的频道,而刚被蓝曦臣拉进频道的魏无羡,只听到蓝忘机说出那句我信他,甚至连喊他都没来得及,他心中又是欣喜,又是遗憾,却又陆续听到频道里的其他人在说——


蓝曦臣:云深不知处,给魏婴作保。


金光瑶:金麟台,给魏婴作保。


江澄:哼,莲花坞,给魏婴作保。


聂怀桑:祭、祭刀堂……也作保……


阿箐:PVE五甲帮白雪观,拿玄晶瑰石给魏婴作保。


那些人说完,又一个个离开了频道,最后一个走的蓝曦臣对他说:魏婴,云深据点就交给你了。


魏无羡一时不知说什么,只是看着头像上忽然被点亮的黄马,他咽了咽口水,终于出声:频道里的兄弟们,跟上我,准备上了!


TBC



评论(55)
热度(765)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