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最终章】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网游背景(参考剑三),脑洞,有毒。


【一六六】


魏无羡抬手擦了擦鼻子,才慢慢用鼠标点开了好友列表——如同大多数世事弄人的结局,蓝忘机的名字已经灰了下去。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方才蓝曦臣讲的这话,又何止是蓝忘机一个。


魏无羡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将头枕在椅背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脑中恍惚闪过许多画面:竞技场门口白衣如故的背影,昆仑之巅四处飘散的烟花,主城之内交予后背的依靠……


手指茫然地按着键盘,他朝着空气中虚无的一切,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到了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浓重的鼻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的全频道广播,只是这么无意识地循环着这句话,茫然地看着屏幕。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身天子笑的蓝家成女,啪唧一声,摔死在他面前。


她顶着的名字已经灰了,混在人群中,半天才让魏无羡分辨出来那三个字——蓝采之。


魏无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笨拙地点了半天,却怎么也点不到那个号的目标,他又生怕那个人会突然消失,只能在近聊不停地喊:你别动,你不准下线,你们让一让, 让一让啊,我点不到焦点了!


系统提示:你收到一条密聊。


【密聊】蓝采之:……


【密聊】莫玄羽:含光君是不是你?


【密聊】蓝采之:嗯。


魏无羡这个时候,才终于焦点到了蓝忘机的小号,他整个号都跪到了地上,极近极近地凑到他身边,他第一次这么清楚地注视着这个号——这个从脸到外观全都是他曾经喜欢类型的成女号。


他盯着那个名字,蓝采之。他曾经笑话过蓝忘机,他说,蓝湛,你这个名字好像取得不太对,八仙那个不是应该叫蓝采和?


可是蓝忘机这样严谨细致的人,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


——蓝采之,采之……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远道,魏远道。


魏无羡:打个直球能有多难啊!玩什么弯弯绕啊!!!



【一六七】


蓝忘机没想到过,他和魏无羡第一次三次元的面对面居然是在微信的视频聊天里。


如果是平时,或许接到这个视频请求,他会拒绝,可是此刻蓝忘机整个人都是茫然的,或者说,从他在帮会听到统战转播里魏无羡那一声我喜欢你开始,他就已经是一团浆糊了。


以至于,魏无羡从屏幕里看到蓝忘机时,那张好看得超出次元的脸上居然带着几丝懵懂。


魏无羡:蓝湛,你真好看……呸,我是想说,蓝湛,我刚才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蓝忘机:你刚才说……


魏无羡:我说,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你看着我,我这次是认真的,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认真过!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记性是真的很差。从前的事,有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还有很多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包括不夜天那次,如果不是阿箐和小师叔说起,我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那时候电脑很烂,那天整个卡屏,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不是故意要杀你的!


屏幕那头一直表情木然的蓝忘机听到这里,终于微微睁大了眼。


魏无羡:还有、还有绵绵,我是很感激绵绵,但是就是感激她而已,这和我感激泽芜君、敛芳尊,感激很多我A回来之后帮我的人,是一样一样的!可是我对你不一样,我对你说谢谢从来不是单纯的感激,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当时的情绪,我、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又怕你听了反而疏远我,到最后只能说谢谢。


蓝忘机:……你?


魏无羡:不是谢谢,我想说的其实一直不是谢谢,我想说的是,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蓝忘机:……


魏无羡: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打JJC,一直打到游戏关服,我们再换个游戏一起,我还想和你奔现,是,不只是二次元,三次元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


手机的画面忽然暗了,魏无羡急得连连大叫那人的名字,从含光君、蓝忘机到蓝湛都喊了一遍,才终于看到那个微微发抖的画面重新亮起来。


魏无羡:……蓝湛?是你摔了,还是手机摔了?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什么?


蓝忘机:看游戏。


魏无羡:啊?



【一六八】


魏无羡抬起头,将游戏视角从蓝采之的身上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挤在他身边的人群已经退到了两边,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过道。


他将视角一点点往远处看去,在路的那一头,他看到了那个一袭白衣、携剑负琴的身影,他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来,就如同许多年前,他们初次相遇时一样,又仿佛是许多年后,他们的再次重逢。


手机里,传来蓝忘机沙哑的声音。


蓝忘机:爱你,想要你……


魏无羡:是!


蓝忘机:没法离开你……


魏无羡:是!


蓝忘机: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打JJC,一直打到游戏关服……


魏无羡:是!


蓝忘机:还想和你奔现,三次元也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


魏无羡:是!


蓝忘机:我也是。


耳边那一句低沉却有力的承诺,伴随着游戏里蓝忘机头顶的世界聊天一起落在魏无羡的眼底。


【世界】蓝忘机:我也是。


而整个世界也在这一刻沸腾了——


【世界】蓝懒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含光君说我也是,他说我也是啊啊啊啊啊,我圆满了我飞升了啊啊啊!


【世界】一杆杆夺死你:蓝忘机,我儿子魏婴就交给你了,好好收拾他啊!


【世界】裂冰冰冰:【含光君】对【夷陵老祖】说我也是!


【世界】陈情一曲绕避尘:【含光君】对【夷陵老祖】说我也是!我的时代的眼泪啊QAQ、、、


【世界】霜华:恭喜恭喜,百年好合。


【世界】金光瑶:恭喜恭喜,百年好合。占个前排表白下【泽芜君】


这一刻,魏无羡终于理解为什么每次金光瑶看到蓝曦臣都会点他抱抱了,因为就如同他此刻一般,他简直恨不得穿过屏幕,越过网络,跑到蓝忘机身边给他一个拥抱。


可是隔着千里万里的距离,他也只能在游戏里,点了点那个表情——莫玄羽对蓝忘机说:要和我抱抱吗?


看着屏幕里紧紧相拥的两个角色,他们胸膛彼此紧密相贴,两颗心避无可避。


魏无羡对着手机轻轻说了一句:蓝湛,这个抱抱算你欠我的,你记着,等我们奔现了,你要十倍、不对,一百倍还给我。


蓝忘机:好。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在。


魏无羡:来统战给我唱首歌呗~


蓝忘机:想听什么?


魏无羡:随便什么,但是这次,要唱一首,我听得懂的,我是真的,听不懂粤语啊。


蓝忘机:好。



【一六九】


【小黑屋】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94188188)


羡三岁(忘羡后援会VIP):问一声呀,谁有那天含光君在统战唱歌的录音?


萌兔(忘羡后援会宣传部):三岁你不行啊,这种人手一份的录音你居然没有??


羡三岁(忘羡后援会VIP):嗨呀,萌兔小姐姐,我那天围观得太激动了,完全没想到录音啊!


念念(忘羡后援会美术组):来来,我发你了!


羡三岁(忘羡后援会VIP):谢谢念念姐!么么哒!


三千(忘羡后援会分部长):哎,刚刚打JJC遇到含光君和老祖了,秀恩爱秀了我一脸,吃着狗粮我就退了。


念念(忘羡后援会美术组):可不是啊,现在老祖天天给含光君放烟花,还说要把这么多年没放的烟花补回来,笑着流泪吃狗粮QAQ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驻忘羡VIP):毕竟这么多年没秀的恩爱,现在要成吨的秀了啊,你们想想我,那边曦瑶已经够闪了,现在又萌上忘羡,笑着流泪吃狗粮QAQ


陈情一曲绕避尘(老司机):你们啊,一看就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这点算什么,等改天他们奔现了,共用麦了,你们是不是要集体爆炸啊?


萌兔(忘羡后援会宣传部):对哦,说好的奔现呢!!!


念念(忘羡后援会美术组):说好的奔现呢!!!


羡三岁(忘羡后援会VIP):老祖说快啦!他们就要面基啦!


萌兔(忘羡后援会宣传部):噫!


念念(忘羡后援会美术组):噫!


裂冰冰(曦瑶后援会会长驻忘羡VIP):三岁你总是第一手消息啊!你真不是老祖本人?


羡三岁(忘羡后援会VIP):裂冰小姐姐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呀~人家明天要考试啦,先下线咯,么么哒(づ ̄ 3 ̄)づ


魏无羡迅速地退了小YY,如释重负般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没掉马,这次要是再掉马,这老脸是真的没处搁了!


他将刚收到的录音点开听了一遍,嘴角一点点地勾起,过了半天才终于放到手机里,他关上电脑,背起丢在床上的背包,关灯,出门。


临出门时,魏无羡不忘在微信给蓝忘机发了一条消息;含光君,晚安,你很快就能看到我啦!并附上了一条定位。


那头蓝忘机很快回了消息:晚安,会梦到你的。


魏无羡看着消息,禁不住又笑起来,他想,幸亏江澄不在这里,要不然又要说他笑得像个傻逼了,感谢柳聚聚来千里送把江澄拖走了。


这一夜的天很晴,城市的光照在铁路线上显得微弱,反衬得漫天的星光愈发璀璨起来。


魏无羡窝在座位里,看着窗外时而一闪而过的路灯,耳机里传来蓝忘机又低又磁的嗓音,他低声唱着歌,每一个字都咬得那么清楚,仿佛一场告白,又像是一段过往,它们一字一句传过来,轻轻挠动着他的心弦。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前世的因缘也好,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


【一七零】


蓝湛有睡觉时关手机的习惯,所以当他打开手机时,来自魏无羡的一大堆的消息瞬间扑到了眼前。


大部分都是定位,偶尔夹杂了几张夜景,蓝湛皱了皱眉,想着明明说好早睡的人怎么没有好好睡觉,然而当他点开那些照片时,忽然就愣了。


他分明从窗户的倒影上,看到了火车的列车厢,他迅速地点出去,又将那些定位一个个重新看了一遍:金寨——六安——合肥——南京,最后一条定位定格在了常州。


他想起昨天那人对他说的那句“你很快就能看到我啦!”,竟然是这个意思。


蓝湛飞快地穿好了衣服就下了楼,彼时,蓝涣正坐在桌前边翻报纸边吃早饭,他意外地抬起头看着行色匆匆的蓝湛,还没开口就听到那人道:“哥,我去火车站接个人,今天请假一天。”


蓝涣愣神的片刻,蓝湛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他深深地看了弟弟一眼,笑道,“魏婴来了啊?去吧……”


然而蓝湛却没动,只是站在那里,蓝涣站起身,左右打量了他一番,抬手帮他整了整领带,笑意更深了,“没问题,挺帅的。”


“……哥,我走了。”


“好,慢慢开车,注意安全。”


从背后看着弟弟红了耳尖,逃一般出了门,蓝涣禁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半晌,他拿出手机,漫长的忙音后,那边传来金光瑶睡意朦胧的声音:“嗯?二哥,这么早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和你说说话。”蓝涣靠在桌边,略带歉意,“吵醒你了吧,阿瑶?”


“没事啊,我不是说过么,二哥什么时候都可以找我的。”


“对了,阿瑶,你下个月不是要去魔都的CP吗?我过去见你。”


“诶?好呀!”


蓝湛开车赶到火车站时,才发现他连魏无羡坐的是哪一班列车都不知道,只能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蓝湛啊?你已经起来啦?”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语气如常,甚至还带着隐隐的雀跃。


“我到车站了。”


“什么??我去,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想给你个惊喜的啊!!!”


“你到了吗?”


“刚到站!2号口出!”


蓝湛握着手机匆匆赶了过去,他几乎是小跑着,还得四处张看,以免与那人擦肩而过。


“蓝湛,蓝湛,我出来了!”魏无羡好不容易从人潮中挤出来,也是左顾右盼地到处找着蓝湛的身影。


“我到了,你在哪?”


“蓝湛,蓝湛!你转个身!”不远处,有个声音传过来,和手机里的声音重叠到了一起,“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湛回过头,一眼便看到了那个高挑的年轻人蹦跳着朝他挥手,他笑起来跳脱又张扬,仿佛轻金碎玉般的阳光,那些年里所有的踌躇与等待,那些岁月里全部的温柔与惊艳,全都在这一眼里。


蓝湛知道,从此以后,他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END——

最初是一句“好想看忘羡打JJC”,从第一章都不敢写TBC到最后这么洋洋洒洒的一大篇,我自己都非常意外。这文尝试了新的文风,总算不是后妈了(?)。

非常开心能与魔道相遇,特别感谢一路支持和包容我这个复健期低产写手的大家。


尤其感谢下一路给我供梗和鞭打我更新的某团爹,貌美如花花师妹以及我直到没朋友的情缘缘,比心。


另外,番外会有的,等我休息一段时间后,不定期掉落。



评论(202)
热度(1709)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