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夭寿啦!有太太在CP上和他的看板郎秀恩爱啦!【二】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有毒818番外,本篇主曦瑶,脑洞,有毒,放飞自我。

上一更已重修,反正我知道你们也不记得了哈哈~

-------------------------

(三)


“泽、泽芜君,听说上个月魏婴和含光君面基啦?”


“是啊。”


金光瑶:呵呵 o(一︿一+)o


“泽芜君,那什么,魏婴和含光君是不是要奔现啊?”


“你们觉得呢?”


金光瑶:呵呵呵呵 o(一︿一++)o


“泽芜君,还有还有,莲花坞江帮主的那个白富美道侣,到底是不是隔壁服的柳聚聚呀??”


“哦,那个号是代练上号的。”


金光瑶:呵呵呵呵呵呵 o(一︿一+++)o


“那个,听说泽芜君和我们帮主是大学同学?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是同专业吗?还是同宿舍?上下床?”


“啊,我们是同校,不过认识,嗯,这个……”蓝曦臣顿了顿,欲言又止,却听到副驾驶座上的金光瑶轻咳了一声。


“恨生,你真是个好奇宝宝呀!”金光瑶侧过身子,笑得人畜无害,“既然这么好奇我和二哥大学时候的事情,你怎么以前不直接问我呢?”


“啊哈哈哈哈……那什么,帮主你看会场就在前…………”


已经从自家帮主微笑背后看出杀机的恨生妹子秒怂,然而她身边隔壁帮的裂冰却毫无危机感。


“哇,所以真的是大学同学呀,听说我们帮、不是,听说泽芜君大学时候还是乐队主唱,是真的吗?还有那个——嗷,恨生生你掐我干嘛——唔唔唔——”


我不光掐你,我还要捂死你这张嘴——强烈的求生欲让恨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裂冰的嘴,并且掩耳盗铃般朝金光瑶露出一个如出一辙的人畜无害式微笑。


“到站了,到站了,我们先下车进去摆摊哈哈哈,帮主你陪泽芜君慢慢找车位哈,不用急,真的不用急,我们先走了哈哈哈哈哈——————”


蓝曦臣目送两个妹子跌跌撞撞地朝着会场走去,恨生一开始好像还在数落裂冰什么,很快两个人便笑作一团去了,蓝曦臣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不觉也勾起了唇。


“阿瑶又帮我解围了。”他微微偏过头,朝金光瑶看了一眼。


金光瑶歪了歪头,笑道,“泽芜君既然不愿说,那我也只能保守秘密了。”


蓝曦臣笑着摇头道,“也不算不愿说,只是……不足为外人道罢了。”


听到这话,金光瑶笑意更盛了,“那下回外人问起,我便权当不记得了,不过……这要是魏婴问起,我是说还是不说?”


蓝曦臣斩钉截铁,“不说。”


金光瑶见他这般,禁不住笑眯了眼,应道,“好,都听二哥的。”


蓝曦臣点了点头,将方向盘打过,朝着停车场驶去,金光瑶略微坐起身子朝窗外打量,他没开口,仅仅一个侧头,蓝曦臣便心照不宣地将车停到了金光瑶示意的那个空位。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蓝曦臣抱着金光瑶的收纳箱走在前头,金光瑶要不过来,只能帮他提着衣摆免得蓝曦臣又被自己绊了。


偶尔一抬头,看着那人熟悉的背影,阳光从他身前铺洒下来,落了金光瑶满眼的灿烂。


他们从大学时代就相识。


金光瑶见过蓝曦臣最狼狈的模样,记得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那人骑着单车与他在被扭曲的城市灯火间穿梭而过,他坐在后座上,看到他的衬衫被雨水湿透,紧紧贴在背上,勾勒出漂亮而倔强的蝴蝶骨。


金光瑶也见过蓝曦臣最耀眼的样子,那年毕业演出,蓝曦臣站在舞台的最高点一呼百应,台下的荧光棒海洋一片安可声,而他站在幕后,听他唱完最后一首歌,看他振臂一呼,,绷紧的肩线,利落干脆。


这许多年,在旁人眼中,他们亲昵得不分彼此,一切早该水到渠成,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再多亲近,再多暧昧,有些话,半真半假,欲语还休,却竟然没有人真正说出过口。



(四)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手机铃声将金光瑶从回忆中扯过神来,下一秒他耳畔就传来了恨生一串轰炸。


“帮主你进来了吗?不得了了,你知道我们今年对面是谁吗?是柳宿眠花聚聚!!!写《春山恨》那个柳宿眠花聚聚!!!她家还带了两个一人高的立牌,听说还有今年苍穹X云梦坞新本《醉卧莲坞》的专属看板郎,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对手太强了怎么办啊啊啊!!!”


金光瑶扶额,“恨生,上届CP秒没速度保持者是谁?”


“我们工作室!”


“那么,金麟台和云深联手的帮战输过吗?”


“……啊?没有啊!”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泽芜君好看吗?”


蓝曦臣疑惑地回过头,正巧看到金光瑶的手指轻轻点了下公放键。


“泽芜君敲好看,巨好看,特别特别好看!!!”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白皙的耳根浮上一层薄红,心满意足地对着手机说道:“那你还在担心什么?”


“阿瑶……”蓝曦臣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跳了个大坑。



CP场内的景象确实有点超出蓝曦臣的预料,他年少时也曾去过本地的漫展,印象中只是小小的楼房与稀稀落落的摊位而已,与眼前这大型集市一般的场景简直天壤之别。


“帮主,这里这里!”远远地,他们就看到恨生和裂冰朝着他们又跳又挥手。


蓝曦臣从人群中侧着身子走过去,将箱子放到摊位后面,又给两个妹子一人塞了一瓶饮料,而后,被目光焦点得有些手足无措的他,让金光瑶按在了摊位后头的椅子上。


“帮主,就是对面——”


金光瑶顺着恨生所指的方向望去,不意外地见到一个戴着口罩和墨镜、身量高挑的女生站在摊位前正在打电话,她不停地来回踱步,好像有些焦虑,然而看不清表情,便也不好猜测。


金光瑶收回视线,“自家摊子都顾不过来,哪还有闲情去管别人的事情?”


他在前头领着两个妹子张罗摊位,还不忘探出身子与隔壁的摊主们打招呼,时不时还有路过的熟人与他说话,东拉西扯一番,顺便交换各自的本子和无料。


不知过了多久,蓝曦臣看到金光瑶终于转过身走到他身边,那人伸手将他身上的衣褶理了理顺,又将一缕垂落到他眼前的长发别到蓝曦臣耳后,轻声在他耳边道,“二哥,开始营业啦!”


那一刻,蓝曦臣真实地见证了什么叫人潮汹涌,什么叫喧嚣落地,那些青春张扬从四面八方涌来,一瞬间将整个场馆染上鲜活真实的生气。


摊位的那一头裂冰举着队尾牌子安排着鱼贯而入的人群,这一头恨生不知什么时候架上了眼镜,她核对眼前手机上的金额而后准确无误地递出各色本子。


而金光瑶则坐在摊位中央,他依旧在与人侃侃而谈,而后熟练地将需要准备的本子报给恨生,甚至在收到各种投喂时,还能抽出时间来送出一张无料。


蓝曦臣记忆中,金光瑶身边总是很热闹。

他似一尾鱼,往来不熄的人声鼎沸便是他的芳泽,他在其中,怡然自得。


蓝曦臣喜欢看着这样恣意的金光瑶,纵然这一切被贴吧嘲讽为敛芳尊的演技,但捕风捉影对泽芜君而言,毫无意义。


蓝曦臣听到那人极轻极轻地笑了一声,即便在一片嘈杂中,依旧那么容易就被辨出,那人在说,“是啊,那个是我家的看板郎啊,是呢,第一次出cos还不习惯呢,合影可以哦,但是不能带回家的哟。”


“呵呵,没办法啊,因为,他是我·家·的哦~”


TBC


--------------------------------

人生最苦莫过于,老坑重填,还要重回复健期。%>_<%

评论(23)
热度(231)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