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夭寿啦!有太太在CP上和他的看板郎秀恩爱啦!【三】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有毒818番外,本篇主曦瑶,脑洞,有毒,放飞自我。


------------------------

(五)


蓝曦臣从摊位后又递出一个无料袋子,女孩子接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他能不能再合个影,他便从善如流地微微弯下身,在镜头里露出温和的笑意。


“谢谢、谢谢……”女孩欢喜地收起手机,朝着他一叠声的道谢。


蓝曦臣摆了摆手,觉得大概修真阵营里许多曾经在攻防等待时凑到他身边截图的女号们三次元里都是这摸样。(天真如泽芜君。)


金光瑶一侧眼,正瞧见蓝曦臣这样的笑容,他用手肘碰了碰那人,做了个“累不累”的口型,蓝曦臣摇头,回了个无声的“你呢”,金光瑶朝他一挑眉,握拳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蓝曦臣突然就觉得心情很好,他身量颀长,此刻便显得居高临下,来来往往的人群落在眼中像是大块大块的水彩,年轻的轮廓在水色中摇曳,一张张春意盎然的脸,全都是活泼泼的流光。


“小哥哥,可以合影吗?”


“蓝家的小哥哥,看这边看这边!”


“哇哦,你看那个是魔道OL的蓝家校服么?好帅啊!”


不知不觉间,金光瑶的摊子前分出两条队来,一条是真心实意买本的,一条则是心猿意马找蓝曦臣合影的。


“恨生,我要是现在在泽芜君背后举个云深不知处收人的牌子,我们帮是不是就能瞬间开出四五六会了?”


“能,但是可能就有七八九个会的妹子和你抢泽芜君了。”


“不不不,抢不过抢不过,敛芳尊在,谁能抢得过???”


话音刚落,那头商务繁忙的敛芳尊就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朝裂冰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得一旁的恨生打了个激灵。


然而这抹眸光很快被一个垂眸掩饰过去,当他再一次落到蓝曦臣身上时,便又是一汪春水了。


有时候,金光瑶都觉得自己很奇怪。


他的好胜心很强,尽管他们被掩饰得很好,可总会在某个时刻张牙舞爪。

不可抑止的嫉妒,内心黑暗,如临深渊。

要强,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然而总有做不到的地方,表面上轻描淡写,私底下都是刻骨铭心。


而蓝曦臣却和他截然不同。


他仿佛什么都能做到最好,轻而易举,天赋异禀,站在那里就足够耀眼。

手速够快,声音好听,团战意识无人可比,诸如此类,最可恨的是,好像,人人都爱他。

金光瑶觉得,他应该嫉妒蓝曦臣的,可他偏偏没有。


他甚至觉得,与有荣焉。


“小哥哥加个微博嘛,我回头给你返图呀!”


金光瑶被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叫得一愣,转头看到一个只到蓝曦臣胸口的绿发女孩举着手机凑到那人面前晃荡。


“啊,我不玩微博的……”蓝曦臣似乎也被这过分亲近的距离惊到,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女孩却不放过他,整个人贴上摊位台子,几乎要爬上来一样,“那加微信好不好!”


“还是算了,我……”


就在蓝曦臣进退维谷的时候,一张巨大的彩色海报,突然插到了两人之间,金光瑶笑意盈盈的脸从海报边露了出来。


“妹子不如扫一下二维码加我们工作室的链接?微博、微信、lofter、淘宝一应俱全!至于返图,就由我来转达给我·家·的看板郎好了。”


“可是……”


“妹子,距离产生美,关注coser的作品,不要关注coser的生活哦~”


“但是……”


“收藏我家的淘宝店,发关注微博lofter截图下次购物可以打折优惠哟!”


“……几、几折?”


“新本九折,清库存瑕疵老本最低4折,不考虑下吗?再送你一个小无料,想要什么自己挑吧~”


目送捧着无料和被金光瑶推荐又买了一大口袋本子的妹子逐渐淹没在人海中的身影,蓝曦臣再一次怀疑金光瑶,这个他大学时代就认识的多年挚友,其实是个卖安利的一线人员。


“阿瑶可真厉害,话说,真的打这么多折吗?”


“打折啊,”金光瑶转过身,满脸的笑意还没卸下,他轻轻拉过蓝曦臣,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只要是会员都可以打折的——”


不过,拉黑的就不算了。


金光瑶,敛芳尊,此刻完全无视了自打脸这件事,非常庆幸自己的嫉妒心果然还活得好好的。


而蓝曦臣,只是在被拉近的一瞬间,感觉到又有闪光灯在晃自己的眼,否则为什么突然心跳加快了?


(六)


“无料发得差不多了,我这里还有几本想收的本子,二哥不如帮我去买一下?”


“泽芜君,请帮我也带一下本!”


“还有我,还有我!!!”


前一刻还在摊位上当人形立牌的蓝曦臣,下一秒就被金光瑶分配去跑展买本,他一手拿着展会地图,一手拿着清单小本,一边对抗着逆行人流,一边与无形的目光聚焦对峙。


而更让他心有余悸的是,几分钟前,当他站在洗手间门口时,他深刻感感受到了世界观的颠覆。


没错,在他准备推门的一瞬,从门里走出了一个洋装少女,洋装、少女,分开来看没有问题,放在一起看也没有问题,可当少女从男厕出来的时候,所有一切都是问题了!



蓝曦臣愣在原地,他确认自己还是认识汉字的,也能认清门上的图片,可为什么好像现实和理论对不上了?


他恍惚地退后一步,撞上了从隔壁出来的蒸汽朋克少年,少年,很好看,利落帅气,除了,从女厕出来。


“年轻人,不要看出来的是什么人,认准门上的字进去就对了。”


最后是打扫大爷拍了拍他的肩,蓝曦臣看了看语重心长的老大爷,内心晃过一句话:这还有,扫地僧的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现充泽芜君这一波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帮主,让泽芜君一个人去买本真的没问题吗?”


恨生将最后一点零钱收进包里,双手伸直向前,整个人趴倒在桌子上


“泽芜君没有路痴属性这种反差萌的,不要担心。”


恨生侧着头,看着金光瑶收拾着摊位上的投喂和无料,“但是帮主,你不担心他继续被人拉着合照,要亲亲求抱抱吗???”


金光瑶:“移动的靶子比固定的靶子难打。”


恨生:“帮主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哇哦,泽芜君回来了诶!”


在摊位前收拾的裂冰将丢在一旁的队尾牌子举得高高,朝着蓝曦臣晃来晃去,那人仰头朝他笑了笑,白衣翩翩,风姿绰约,在人潮汹涌里,倒像是一朵不事喧哗的风荷,站在极致的风口,携一身尘埃……


当然前提是无视掉他手里山一般高的本子和莫名其妙的玩偶、抱枕、周边等等等……


金光瑶嘴角抽了抽,“恨生,你让泽芜君带了这么多东西吗?”


“不不不,我就让带了两个本,还有一个小周边,超小那种!”


“裂冰?”


“就、就四个本,没了、没了……”


所以,这些到底是——


“哦,都是买本的时候店家送的无料,大家人都很好,给了好多东西,我说拿不下了,还是塞给我,你们这样卖本送东西,真的不会亏本吗……”


“不会的,因为只有长得好看的才送。”金光瑶接过蓝曦臣递过来的各色物品,发现收纳箱大概装不下。


“帮主,我下次还能不能让泽芜君帮忙带……本…………”


“没有下次了。”


金光瑶感觉自己根本不应该让蓝曦臣来当这个看板郎,这简直是把他自己往死里折腾,而这种这种心情在看到蓝曦臣身后的两个小尾巴时,达到了顶点。


cos云梦入门装的小萝莉拉着蓝曦臣的大袖子,说话声音倒是一点不小,“泽芜君,你是3,我是9~”


“啊,什么?”


“除了你还是你呀!”


“哎呀……”蓝曦臣无可奈何又手足无措地笑起来,求救似地看向金光瑶,“阿瑶,这两个妹子也是我们服的,刚刚路上遇到,好像是隔壁莲花坞的,一路跟过来了……”


“哦,莲花坞啊?”金光瑶内心刷过一万行——接帮战吧江晚吟!,幸好他的理智很快就回来了,“莲花坞应该去对面摊位啊,那可是你们家帮主夫人的摊子……”


“什么帮主夫人???柳、柳聚聚???!!!”


“是啊,柳宿眠花太太不就在对面吗?听说这次还找了个coser出云梦新校服,好像是你们帮主……”


“泽芜君,改日再见,记得加好友!”


眼看着一溜烟投奔对面的两个小姑娘,蓝曦臣如释重负,“阿瑶还真是擅长应对这种场面。”


“唯手熟尔。”金光瑶朝他眨眨眼,“二哥,你的抹额歪了,我帮你整一下?”


“好。”不疑有他的泽芜君绕过桌子走到金光瑶身前,见他并没有起身的意思,想着怕是阿瑶累了,又念及之前那人说他太高够不上,便好脾气地在他身前半跪下身子,微微仰头,朝金光瑶温柔一笑,“那麻烦阿瑶了。”


“不麻烦,”金光瑶闷笑一声,轻轻将蓝曦臣的抹额扶正,他凑得很近,近到仿佛呼吸都会落在对方的眉睫上,他说,“不过可能一会儿二哥会比较麻烦。”


蓝曦臣不明所以,只看到金光瑶一个没坐稳,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往后倒去,他急忙伸手抱着那人,却被“不经意”地扯过一个暧昧的角度,他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自己却硬生生撞上了金光瑶眼里那些斑驳迷离、幽深却热烈的光。


这一场戏谑的产物,远远看着,却像是一个亲昵的吻。



半小时后,在贴吧的首页,赫然出现了一个帖子——


《夭寿啦!有太太在CP上和他的看板郎秀恩爱啦!》



TBC





评论(19)
热度(198)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