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夭寿啦!有太太在CP上和他的看板郎秀恩爱啦!【四】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有毒818番外,本篇主曦瑶,脑洞,有毒,放飞自我。

想不到没有end吧.jpg


================================

(七)

 

金光瑶觉得自己被耍了。

 

上一秒他分明还躺在旅馆的床上刷着贴吧,戳戳点点把关于蓝曦臣的返图都存了下来,顺便联系熟悉的吧主把那篇在首页居高不下的夭寿贴删了,看新帖里没存到图的哭声一片,愉快地勾了勾嘴角。

 

下一秒,他就差点被突如其来的砸门声从床上震下来,“帮主大大,江湖救急啊!!!”

 

金光瑶开门就看到两张哭丧了的脸,只能耐下性子问“怎么回事?”

 

恨生已经抓狂了,哭天抢地道,“裂冰买错车票了嗷,改签不到今天的了,我们的房间只定了一晚啊啊啊!!!!”

 

金光瑶扶额,“问问前台还有没有房间?”

 

裂冰一脸的痛不欲生,“问了问了,前台说没有其他房间可以定了,附近的旅馆也都问了,全都满了,怎么办啊!!”

 

“CP第二天的旅馆有这么紧张吗……”金光瑶将信将疑地嘀咕了一声,但是眼前两个妹子点头如啄米般,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要不你们住我这间凑合一晚?”

 

“那帮主你怎么办啊!!!!”

 

金光瑶确定,恨生这一句话至少提高了两个八度,以至于在洗手间换衣服的蓝曦臣都探出头来,不明所以地问了一句,“阿瑶,怎么了?”

 

金光瑶想说没事,然而恨生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一股脑地把整件事给蓝曦臣复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帮主说把房间让给我们,那他自己怎么办啊!”

 

“我有办法的,你……”

 

裂冰抢白道:“帮主你是不是又要去网吧包夜了,这样不行的,你明天还要摆摊呢!要不还是我们去网吧……”

 

“我能看着你们两个女孩子半夜睡网吧吗?!“金光瑶皱起眉来,整张脸一下就没了笑意,吓得恨生和裂冰也不敢说话,“好了,你们把东西收拾下搬过来。”

 

“可是帮主,你睡网吧也不安全啊……”恨生小小声说。

 

金光瑶哭笑不得地问她,“我一个男的,有什么不安全的?”

 

对面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帮主长得好看啊,长得好看都不安全啊!”

 

“我……”素来伶牙俐齿的敛芳尊竟然被两个妹子的“大实话”说得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们别担心了。”不知何时换好衣服的蓝曦臣站到金光瑶身后,双手很自然地按上金光瑶的肩,轻轻拍了拍那人,“阿瑶跟我走吧,我之前订好房子了,你就委屈点跟我挤挤。”

 

 

金光瑶很确定在蓝曦臣说完这句话时,恨生脸上露出了一个转瞬即逝的得逞了的微笑,尽管下一瞬就被她满脸的不忍和抱歉掩饰过去了。

 

“辛苦帮主了,辛苦蓝宗主了,明天帮主你不用急着来,我们帮你去摆摊就算还债啦!帮主蓝宗主一路顺风啊!!!”

 

“帮主我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一定要加油啊!”

 

直到金光瑶被蓝曦臣的车载着开出很远,他内心还在不可置信,他——贴吧公认的修真界影帝敛芳尊,居然被自己教出来的小戏精给耍了?

 

“阿瑶,你怎么不说话?”

 

“啊,二哥,我在想着回去怎么整治帮会,是时候重修一下帮规了,呵呵。”

 

“你也要重修帮规,云深最近才被新加了几百条帮规,你要参考下吗?”

 

“要啊,当然要,几百条,很好,我觉得抄帮规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金光瑶不知道蓝曦臣到底定了个什么酒店,只晓得他把车停在一个商业楼的地下车库里,又带着他走了很长一段路。

 

蓝曦臣时不时就低头看金光瑶一眼,略带担心地问他,“这房子附近不好停车,要走一段,阿瑶累吗?”

 

“我可是日常绿色出行的,倒是二哥,又是通宵,又是陪我折腾了一上午,要累也是你比较累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最后停在了一个老弄堂口,趁着蓝曦臣让他在原地稍等自己先去打点的空当,金光瑶四下打量了一番。

这弄堂着实有些破落,街道外的墙壁还粉刷过,小巷子里就显得有些斑驳了,地上是高高低低的石子路,别说是酒店了,就算是普通点的招待所都不会开在这里。

 

“阿瑶,这里。”不远处,蓝曦臣从一栋新粉过外墙的屋子里走出来,朝他招了招手。

 

金光瑶应声过去,当他踩上嘎吱作响的木制楼梯时,蓝曦臣下意识地拉了他手,“走慢点,这楼梯有点陡。”

 

那个人的手心,干燥,温暖,有着不似普通男子的柔软质感,让他眷恋无比。

 

金光瑶记得,读书的时候有次他扭伤了,蓝曦臣也是这么牵着他走,他与那人开过玩笑,说他的手比女孩子还软。

 

他还说过,旧时候有说法,手软的男孩子命都比较好。

 

可最后,他却只能对他说,二哥,你再拉着我,对面的学姐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那时候,蓝曦臣是怎么回答他的来着?

 

哦,他说,“我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可金光瑶却不敢。

 

因为,他问心有愧。

 

 

(八)

 

橘黄的楼灯铺洒下来,在蓝曦臣的肩线上笼了一层毛茸茸的光,那人轻轻推开了门,金光瑶一瞬间睁大了眼。

 

简直像是魔法一般,由棕色实木门割裂出两个世界,门内呈现出与被时光吞噬的斑驳表面截然不同的模样。

英式装修舒朗天然,精致的布局与馨香带露的粉玫瑰相映成趣,仿佛是一位生活在近百年前的美人,穿越过名流云集的老租界,在衣香鬓影间,说着一口吴侬软语,偶尔回过头,朝着他们淡然一笑。

 

“我的天,二哥,你也太厉害了,居然能找到这样的民宿……”金光瑶觉得要不是蓝曦臣此刻站在他身前,他怕是已经要啪地跪下去了,只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居然觉得这个屋子有点眼熟。

 

“这可不是我找的,”蓝曦臣将金光瑶背上的包拿下来,看着那人在屋里走得小心,却忍不住左右张望的模样,禁不住笑道,“这不是阿瑶你找的房子吗?”

 

“啊?我……?”

 

“是啊,不是你之前给我看了几个民宿的照片,说适合内景吗?”蓝曦臣把背包里的电脑拿出来,转头看到金光瑶已经爬上了阁楼,“阿瑶,你小心些。”

 

“哦!想起来了,对对,就是这间屋子,特别适合拍小洋装来着!哎,这个民宿好像特别难订,二哥你居然订到了……”阁楼上便是卧室,金光瑶抿了抿唇,果然,这个特别好看的屋子只有一张大床。

 

“想来见你的时候就订了,本来就想和你一起住的……”蓝曦臣低声自语了一句,看到金光瑶疑惑地歪头看他,便笑笑,道,“我是问阿瑶,晚饭想吃什么,我现在叫外卖。今天晚上有世界boss,怕是没空出去吃了。”

 

“二哥饶命,可别难为我这种选择障碍晚期患者了!”

 

阳台外的天渐渐彻底黑下来,魔都的灯红酒绿成了巨大的背景幕布,坠在闹中取静的老式楼房之后,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而此刻屋里的两人正肩靠着肩挤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空调的声音有点大,他们却并不在意,金光瑶将耳机挂在脖子上,BGM声传出来,是从遥远时空穿越而来的节奏。

屏幕里,一袭白衣的蓝家仙师双骑着金灿灿的金家萝莉在世界boss点挂机,两个人组在不同的团队里,可彼此的目标都是对方。

 

“二哥晚饭吃饱了吗?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金光瑶接过蓝曦臣递来的奶茶,朝那人眨了眨眼,“肥宅快乐套餐可不符合你家的养生饮食。”

 

“我们家现在也不养生了,阿瑶你还不知道吧,忘机前阵子一直在家学做四川菜。”蓝曦臣无可奈何地笑起来,“我都快不敢回家吃饭了。”

 

“噫,忘机能吃辣吗?”金光瑶眉头一皱,转瞬便明白过来,“哦~是为了魏婴学的吧?”

 

蓝曦臣点了点头,眉眼弯弯,“听忘机的意思,魏婴可能会来苏州长住,他大概也在做打算吧……”

 

“他们两可算修成正果了。”

 

金光瑶又在帮会频道发了一次集合广播,他撑着头偷看了蓝曦臣一眼,想起那些年里蓝曦臣陪着蓝忘机度过的煎熬日子。

蓝忘机有一个即便不开口也能懂他的哥哥,可蓝曦臣心里的苦闷担忧却无法向任何人宣之于口,甚至连他,也只能从一些细枝末节里猜测所有可能。

他无法细想那些宛若荆棘般刺骨的折磨是如何缠绕着蓝曦臣的,他能做的只有一路无声地陪伴着他,披荆斩棘。

 

“对了,阿瑶,帮我拿一下那边的包。”

 

蓝曦臣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了金光瑶飘远的思绪,他应声准备站起身,蓝曦臣忽的伸过手来,金光瑶不禁一愣,却见那人将他的耳机摘了下来,在他耳边又说了句,“别绊倒了。”

 

距离太近了,连温热的气息都触手可及,令人怀念。

 

金光瑶走到不远处的矮柜处,不知是不是地毯太软,竟然让他有些飘飘然的错觉,他刚拿起蓝曦臣的包,那人就在背后道,“左手边的那个小口袋里,你拿一下……”

 

金光瑶依言探进手去一摸,入手的触感实在太熟悉,方形的轮廓,恰恰握入掌心的大小,他几乎不可置信地低声叫起来,“哎,这是口红吗?”

 

“嗯……上次出国开会的时候,在免税店看到就买了。”蓝曦臣说话声音忽然低下去,若不是灯光朦胧,连通红的耳根都要昭然若揭,“我记得你说这个色号好看……”

 

“Diro999,还是雾面哑光,这支,不好买吧?”

 

金光瑶登登登跑回蓝曦臣身边,蓝曦臣不自然地侧了侧脸,声音愈发小了,“还、还好吧……”

 

一点都不好,蓝曦臣内心叹息,已经无法再去回忆那天怎么从一群女孩子手里眼疾手快地抢到这最后一支口红的场面了,当然他更加不知道,同行的助理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是怎么在公司818的。

 

助理A:“老大那天在免税店抢了一支999,我的天哪!”

 

助理B:“什么!那不是超难抢的吗???”

 

助理A:“你到底有没有抓到重点啊!老大!抢!口红啊!肯定是有女朋友了!!!”

 

助理B:“啊啊啊啊老大有女朋友了!!我失恋了!!!”

 

助理C:“你们可醒醒吧,Diro999。那可是女王色,啧啧,没想到老大喜欢御姐系。”

 

助理D:“不光是女王,正宫之色了解一下!”

 

而此时此刻,金光瑶跪坐在蓝曦臣身边,笑嘻嘻地与那人打趣,“二哥,我现在能不能在你衬衫上印个口红印?”

 

“啊……啊?什么?”蓝曦臣不知所措地回过头,不意外地撞上金光瑶一脸的坏笑,他顿了顿,才回过神来,“阿瑶,你啊……”

 

金光瑶依旧笑得眼角眉梢都若被三月春水浸染了一般,心底却是山呼海啸,那个人到底记住了他多少不经意的说话呢?到底要让他误会到什么时候啊?

 

他将那支小小的口红紧紧握在手心里。

 

——二哥你知不知道,我所有的口红都是给拍摄对象准备的,从来没有一支是我自己的,我自己并不需要。

 

——我以为自己并不需要。

 

——可现在,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口红——是你送给我的。

 

金光瑶想,这支口红大概会被他藏在衣柜的最里处,在谁也无从得知的地方,随着他天荒地老,最后埋入幽暗的无尽之处。

 

 

 

 


TBC

 

================================

再次陷入周年刷挂件魔咒,请让我更新攒人品QAQ

评论(38)
热度(182)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