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夭寿啦!有太太在CP上和他的看板郎秀恩爱啦!【一】(重修)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有毒818番外,本篇主曦瑶,脑洞,有毒,放飞自我。

已重修。

----------------------------------

(一)


凌晨四点,正是魔都这座不夜城将醒未醒的时分。

蓝曦臣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24小时便利店,匆匆买了点吃的,连那值夜班的姑娘迷迷瞪瞪看着他仿佛做梦般的表情都没在意。


昨天开了一天的会,回家时已是半夜,原本与金光瑶约了提前一天过去帮忙的事情只能搁置。

电话里他歉意不绝,却是那人宽慰了他半天。

很多时候,金光瑶都表现得好像比他更成熟,更像经历过大风大浪一样,似乎是什么都能搞定的模样。

他也总是被他这样轻易地就骗了过去。


金光瑶他们住在一家很小的便利酒店里。

店很旧了,唯二的好处就是便宜,又离会场很近。


蓝曦臣敲门敲得很轻。

明明是非要吵醒那人的,却又好似害怕吵醒他一样。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门打开的那一瞬,他看到的却是金光瑶毫无睡意的脸。


“二哥这么早?”金光瑶颇为意外,他侧身把蓝曦臣让进了屋里。


屋子很小,一张床几乎就占满了,一眼望到底。

不意外地,蓝曦臣的目光落在了他桌上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


金光瑶眼尖地瞧见了那人蹙了蹙眉,忙解释道,“昨晚半夜魔界那边有个帮主过来捉鹅,被我们这边的一个帮抢了,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打着打着还拉了大旗,后来变成了阵营战,打到现在才散——啧,真是一只鹅引发的血案啊!”


“你指挥到现在?”


“没有没有,上半夜指挥了一会儿,被隔壁投诉了,我就下麦了。”


金光瑶状似无奈地笑笑,将昨晚隔壁两只猫耳lo娘眨着星星眼跑来敲门问他是不是魔道某服指挥的小桃花归结为投诉事件。


“你啊,既然下了麦,让他们带不就好了,你何必弄到现在?你这……真是……”


“哎,我要不在,怕是人要越打越少的,再说,这不是也算半夜修仙嘛?”


金光瑶耸了耸肩,笑得越发无辜,见蓝曦臣虽然不再说话,却还是皱着眉,便抬手按了按他的眉宇间。

蓝曦臣身量比金光瑶高上不少,在这狭仄的空间里本就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被金光瑶这么突然来了一下,他本能地躲了躲。

不巧被床沿绊了一下,一瞬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摔了下去。

金光瑶没料到会这样,下意识伸手拉了一下,却如何拉得住,硬生生被蓝曦臣一起给带着摔到了床上。


活生生当了人肉垫背的蓝曦臣被压得闷哼一声,回过神来时,正看到金光瑶整个人趴在他身上,那人一时不知道往哪着力,正是手忙脚乱。

在蓝曦臣的印象里,那人素来稳当,这模样倒是平日里少见得很,他一时觉得稀罕又有趣,竟也没动作。

金光瑶抬起头,将蓝曦臣那一脸笑意全看到了眼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抱怨道,“二哥倒也不帮帮我,光在一旁看我笑话。”


蓝曦臣假意清了清嗓子,不动声色地将人半拥半抱着坐了起来。

金光瑶瞥了他一眼,还没瞥完自己却忍不住笑了,他忙转身,佯装去翻箱子的衣服,边翻边说,“二哥说好来帮忙的,这会儿后悔可来不及了。”



蓝曦臣看着他,眼里全是笑意。

他说,“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后悔过?”



(二)


然而当金光瑶真正给蓝曦臣换上蓝家校服,梳起齐腰长发时,他忽然生出一瞬间的恍惚。


想要来CP见金光瑶,是蓝曦臣的一时冲动——在看到蓝忘机为见魏婴而魂不守舍时的一时冲动。

而给他当看板郎却是因为……到底因为什么呢?


——“真的没想到之前约好的coser今天打篮球时摔断了腿,所以,二哥,真的是个不情之请,你要是能来帮忙就好了……”


——“……嗯。”


——“不用做什么的,穿了cos服在摊子前站会儿就行了,其他事情我这边都安排好了。”


——“嗯。”


——“所以,二哥你这是答应了……对吧?”


——“嗯……啊?”


他当时也曾想说点什么来挽回下,可听着那头金光瑶欢天喜地地安排着行程,语调轻快地说着,“衣服大约还要修一下,我记得二哥好似还要高一些,嗯,到时赶一下,总是来得及的……”


或许是真的容易心软,也可能是真的鬼迷心窍,总之即便羞耻心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把耳根烧了个通红,他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算了,阿瑶开心就好。


“好啦,二哥你站起来我看看。”


蓝曦臣闻言回过神来,他小心站起身,瞧着这一身白衣委地的打扮,连走起路来都有些同手同脚的不知所措,引得金光瑶在一旁笑他,“萌萌站起来,萌萌走两步?”


总算在来回挪了第十二圈之后,蓝曦臣彻底找回了自我,举手投足间,都慢慢舒展出姑苏蓝家特有的雅正之风,他缓缓从门口踱到金光瑶身边,朝他伸出手,“阿瑶,你看如何?”


俗话说得好,想要俏一身孝,虽然蓝家校服常年被人吐槽如同丧服(其实只有魏无羡而已),然而不得不说这一身挑人的白衣只要穿对了人,也实实在在是好看得紧。

尤其是此刻,蓝曦臣这几步走得风姿卓绝,仙气凛然,俨然就是游戏里那神仙似的人物,金光瑶突然就很不想让他当这个看板郎了。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阿瑶……”蓝曦臣不自然地转了转脖子,生怕假发掉下来一般,“是不是,少了什么……你手里拿着的,是我的抹额吗?”


“啊,对了,抹额!”


金光瑶如梦初醒,这才注意到被自己捏在手里的蓝家本体——卷云纹白抹额已经被卷成了蚊香,赶紧拉直撑了几下,他站起身来,踮了踮脚,发觉还是高度不够,只得拍拍那人的肩,“二哥你太高了……”

蓝曦臣似乎是怕再次摔倒,虚握了一下金光瑶的手才坐下,而后微微仰起头一眼便看进了金光瑶眼里,“这样行吗?”


金光瑶心口重重一跳,不自觉垂下眼,强作镇定地将抹额给那人束上,顾左右而言道,“要是把抹额都忘了,这可是太不还原了……”


“其实也不要紧……”蓝曦臣笑了起来,却在金光瑶疑惑的目光中意外地没有说完,“阿瑶你要不要去洗把脸,我给你买了早饭,吃完睡会儿,等到点我开车带你过去。”


金光瑶点点头,不见外地去洗漱换衣了,留下蓝曦臣坐在床边,心底轻轻道“蓝家入门任务说过,姑苏蓝氏立家先祖蓝安有言,只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规束……”


许是因为昨夜浪得太晚,又许是因为蓝曦臣在身边,金光瑶这一觉睡得格外沉。

而蓝曦臣一身白衣也不敢多动,便倚在床边,任由金光瑶靠着他酣睡。


天色一层层变亮,窗外的人声也渐渐热闹起来,门外的走廊上响起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和少年少女们窸窸窣窣的交谈声,蓝曦臣轻轻将金光瑶睡歪的身子往怀中带了带,不禁生出现世安好的感觉来。


“帮主,起来吃饭了!”


当与金光瑶一起摆摊的同帮会妹子一大早跑去敲她们帮主大大的房门时,开门的却是个一身蓝家校服面目清俊的年轻人,吓得两人互掐了一波差点以为梦还没醒。


“阿瑶还没醒,我给你们带了早饭,先拿去吃,我看到楼下前台有微波炉,记得去热一下。”


这个人还对她们笑,笑起来好看得要命,还给她们带早饭,简直男友力满分。


“等等,恨生生,金宗主是不是说要拉我们帮主来救场?”


“对啊,上次那个看板郎鸽了呀,哎呀这个蛋糕真好吃!所以找了……等等,你们帮主??刚刚那个帅哥???”


“我屮艸芔茻,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哎呀,裂冰冰,嗷!!!”


“我懂!!!”


两个少女一手拿着蛋糕一手握住对方充满革命友谊的手,几乎同时叫起来,“天哪,活着真好!”


TBC

评论(64)
热度(532)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