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月痕

圈地自萌。

是耶非耶

《魔道祖师》衍生

金光瑶、蓝曦臣相关。


=====================================

是耶非耶



漫长的闭关教蓝曦臣几乎忘了岁月的流转,才让他在依稀仿佛还是昨日的山间丢了来时的路。


分明记得那人曾说过,此处当是行到水穷处,柳暗花明又一村。


然而眼前山水如旧,草木却早过一秋,柳折花归尘,空荡荡的,不知何所从。  



蓝曦臣便坐在水边,望着一空苍青,茫然若失。


有路过的樵夫见了他,上下打量,他微微颔首,算作一礼,那人却不走了,直刺刺地盯着他,目不转睛。


仙长!蓝仙长!


那人忽的开口,竟是眼泛泪光。


……你是?


蓝曦臣却无法从这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寻到任何记忆的痕迹。


仙长,您可还记得三十多年前,您与金先生曾来我们村子夜猎,杀了那为祸的孽畜,救了我们整个村子呀!



蓝曦臣细细分辨着眼前樵的眉眼夫,还是很难与模糊往事中的脸庞重叠。


他却记得那个称呼——金先生,蓝仙长。


分明他们都是仙门世家,御剑而来的云中客,偏偏那些人唤他作仙长,称那人为先生。


那时,那个人也曾笑道,看来是我的烟火气太重,终归不似二哥,更像翩翩画中仙。


然而他们那一日的所为,在他看来,却始终愧对这一声仙长。



我们没救得了你们整个村子,那些人……我们没救成……



那是凛冬将至之时,那人与他寻妖兽踪迹夜猎至此。


却不曾想,那妖兽四肢百骸皆成毒,触者皆染,毒入骨髓,大限便至。


妖兽虽诛,毒却如疫病般,一夜之间,半个村落都沦陷。



樵夫摇头,宽慰蓝曦臣。


那些中毒的人,已经不是人了,多亏了先生当机立断,若不是先生一把火将他们都烧了,只怕我们整个村子都保不住啊……



是啊,当日那人也是这么与他说的。


妖毒深重,若不将中毒者焚烧,势必蔓延全村,牵扯更多无辜之人。


所以那人点了一场大火,火光冲天,像是春日里开得没日没夜的桃花。


一瞬灿烂,一瞬衰败。



蓝曦臣那时想,他大概终此一生,也不可能像那人一样杀伐决断得这般干净利落。


世人多说他深思熟虑,可换个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优柔寡断。


甚至后来他想,如果他也能这般断舍,是否诸事便是另一番摸样。


然而世间,从无如果一说。



后来,那樵夫坐下与他攀谈。


说他们走后,村中常有衣绣牡丹的富贵子弟来往,施钱给物,处处帮衬。


说村外的河上架了桥,砍了临水的垂柳,埋了遍地的花红,却再不见柳暗花明的景色。


说后来他们才知晓那些华服子弟原来是兰陵金家的人,早知如此,便不该受他们的施舍。



那樵夫说到此处,仿佛气急,狠狠甩了甩袖子。


蓝曦臣皱眉,问他,为何?


仙长没听说过吗?那个金家的家主,就是那个叫金什么瑶的,他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坏事做尽,该被天打雷劈,死不足惜!



他自然听过,他如何会没有听过?


就在咫尺之间,是那人一字一句,亲口对他说过。



你觉得那金家家主是坏人?


那些人都说兰陵金氏蛮横霸道,金光瑶娼妓之子,独断专行,刚愎自用,一定是坏人!


可兰陵金氏不是曾接济过你们?


那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都是做样子的而已!


那……你觉得金先生为人如何?


先生自然是好人!


即便,他曾经火烧了你们半个村子,那里……还有你的亲人……


先生是为了救我们,才不得不这么做,他心里也很为难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怪先生,先生是我们村子的大恩人。



如果,那个金家家主,就是先生呢?



一切,戛然而止。



后来的后来,蓝曦臣总会想起那个樵夫涨红的脸,滚雷般从嗓子眼里嘶吼出的那一句不可能,以及那个骂骂咧咧不断重复着你他娘的在骗人的背影。


他就那么一直一直走进了残阳深处,再没有回过头。



谁又敢回头呢?


即便蓝曦臣,亦然。



连他都看不透金光瑶,那世人眼中的金光瑶,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将金家推上顶点的是他,让金家跌落谷底的也是他。


射日兴废的是他,灭道诛心的也是他。


知他是他,诳他也是他。



世人眼中只剩那些不堪,咒他也好,骂他也罢,俗世再无他姓名。


青史终归吝啬笔墨于孽与罪,什么罄竹难书,到头来,不过一句罪人,再由时光洗过,连名姓都不存。



可连他都看不透的他,他们又怎能评价得出真相的万一?


他曾是那样鲜活地存在过,命运于他,世俗于他,逆流如他,呕心如他,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那样活生生的人,谁又能只靠一纸来定终生呢?



可那又怎么样呢?


谁也看不透他,谁也不懂他。


人活一世,都以为是为了自己,到最后,却也不过是他人口中的一句闲话。



是耶,非耶,又有什么重要?


这世间再无金光瑶了。



蓝曦臣知道,待他死后,这世间,连孟瑶都将不存。



是与非,终不过,一场笑话。


——终——





评论(16)
热度(247)
©慕月痕 | Powered by LOFTER